广州最老的汽车站——越秀南客运站在服务69年后“退休”。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符超军 摄

  “以前从清远回来,就在越秀南站下车,可以走路回家。现在越秀南停运了,只能坐到省客运站了。”家住德政中路的张姨,每逢周末和假期都在这里乘车往返广州和清远,但今年“五一”后,她的回家旅程悄然发生了变化。

  4月30日,广州最老汽车站——越秀南客运站在服务69年后宣布“退休”。连同不远处早已不再承担交通枢纽功能的原广九火车站、大沙头机场及码头,广州最早一批“水陆空交通枢纽”已全部退出历史舞台,成为“老广们”的记忆。

  不过,告别也意味着新生。根据规划,越秀南周边将变身为广州中部的城市新客厅,体现中华全国工会旧址、省港罢工纪念馆和团一大纪念广场的广州近代“红色记忆”,与西关及花城广场相互呼应,实现城市从西往东、由近代到现代的文化延续。

  告别▶▶市民难舍越秀南站

  越秀南客运站停运的前一天,68岁的广州街坊张尧政专门抽空前来。他不断按下相机快门,为其留下最后的影像记忆。

  “我小时候,这里和现在的广州火车站、广州南站一样繁荣。”在张伯记忆中,由越秀南、白云路和大沙头构成的“金三角”,拥有广州最老的火车站、最老的汽车客运站、最早一批机场及码头,是新中国成立后广州乃至广东最早的水陆空交通枢纽所在。这里留下了无数人踏入广州的第一个兴奋的脚印,也记录了城市近郊向中心发展的飞速变迁。

  “停止营运的原因是为落实广州市委、市政府的有关工作要求,缓解市中心城区交通拥堵和环境污染问题。”停运前一日,越秀南客运站现场负责人朱贺佺告诉记者,这里原来至佛冈、连平及江西省赣州的班线,都计划移至省汽车客运站。短期内,这里也将继续开行至省汽车站的短线接驳车,方便“走错路”的乘客。

  据朱贺佺介绍,越秀南客运站始建于1950年,是国家二级汽车客运站场。站场占地面积8200多平方米,其中车场5200平方米,发车位15个。这里曾经最高发送班车500班次/日,发送旅客13000人次/日,不过在停止发班前,日均发送班次仅有100班,日均发送旅客约1000人次。

  “当然是不舍得。”另一位前来拍照留念的张先生告诉记者,这里承载了他很长一段时间的出行记忆。“现在,家门口的客运站没了,以后乘坐大巴就要乘地铁到省汽车站了。”他说。

  “虽然来这里乘车的机会不多,但对于我来说,越秀南汽车站不仅仅是一座交通枢纽,而是一同成长的重要‘朋友’。现在这里宣布停运了,特意过来与它好好告别。”家住东山口的胡女士说。

  “位于市中心的越秀南客运站,导致长途对外交通与市区公共交通发生冲突,因此撤离是必然。”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说,“与过去不同,现在老城区重点是发展文化、第三产业等,因此对外交通外迁是正常现象。”

  记者了解到,广州需要搬迁的,不止这个服役时间最长的客运站。广州市交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我们还准备着手启动永泰、黄埔等中心城区公路客运站的搬迁整合,减轻公路客运通行对中心城区的影响。”

  新生▶▶周边地块将打造成广州城市新客厅

  老枢纽的功成身退,迎来的将是片区的新生。

  与越秀南客运站一路之隔,一座两层高的红色洋楼在参天大树下格外显眼,这里是省港罢工纪念馆。越秀南站的“邻居”更为显赫,那是团一大纪念广场。再加上中华全国总工会旧址,这块史称“东园”的地块,可谓广州近现代史迹的集中展示地。

  从大沙头到越秀南,留下城市近郊向中心城区演变的足迹,也埋藏着老交通枢纽和近代历史交织的宝藏。

  从地图上不难发现,中华全国工会旧址与省港罢工纪念馆直线距离不过150米,但由于越秀南站以及周边居民楼的遮挡,两处史迹近在咫尺尺却无法照面。重要的历史遗迹,缺乏整体统筹设计,其历史文化价值难以直观体现。

  根据此前规划,越秀南汽车客运站及其周边居民楼搬迁之后,汽车站地块将建立一个中心景观水面,周边有亭台楼阁的岭南园林。同时,在西侧还将新建一个两层高的展览馆。待片区改造完成后,历史遗址轴线就此打通。届时,这里将变身为广州中部的城市新客厅,与西关及东部的花城广场相互呼应,实现城市从西往东、近代到现代的文化延续。

  此次改造后,从省港罢工委员会旧址就能看到全总旧址,在周边的革命遗迹及旧城肌理结合下,城市记忆得以串联,片区的文化价值有望重新激活。

  而就在越秀南站停运前夕,其北侧的越秀南复建房项目也传来了新动向。据该项目的控制性详细规划修正征询意见公示稿,这里将结合现状建筑及街区风貌要求,落实镇龙南街线位,修正规划路网,并对周边用地界线进行相应修改。

  根据该公示稿,该地块将建设的配套设施包括居民健身设施、文化活动站、幼儿园、老年人服务站、物业管理、托老所、社区居委会、公共厕所等,同时新增地铁站出入口一个。

  资料显示,越秀南复建地块曾是2009年东濠涌拆迁的安置房用地之一,但动迁多年进展缓慢,直到2018年整个地块才全部完成拆迁。2019年3月,越秀区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完成越秀南复建房地块挂牌出让”。而在4月初举办的2019年广州国际投资年会越秀分论坛上,越秀区委书记王焕清也曾表示,越秀要率先实现老城区新活力。越秀南站的变迁,是越秀区率先实现新活力的积极作为。

  变迁:打开交通枢纽发展新格局

  “老枢纽”的失效,也意味着“新枢纽”的崛起和建立。在这种更替和变迁中,广州正不断打开交通枢纽发展新格局。

  目光往北,2004年迁至现址的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是我国三大国际航空枢纽机场之一,去年客运量近7000万人次,稳居全国第三。未来,广州将以广州白云国际机场为核心,构建航空枢纽网络,连接广州北站、广州机场站、知识城站等客运枢纽,打造世界级空港和空铁联运枢纽,实现12小时全球航空交通圈。

  而以白云机场为核心,面积达135.5平方公里的广州临空经济示范区正在加速建设。这里已吸引超过1.3万家企业进驻,并逐渐形成航空维修与制造、航空物流、跨境电商、通用航空、飞机租赁、航空总部等六大产业集聚,不断发挥城市经济发展新引擎的积极作用。

  铁路枢纽方面,从最早的广九铁路火车站,到广州火车站,再到现在的以广州南站、广州站、广州东站为主,广州北站为辅的“三主一辅”格局,广州铁路客运发送量早已超过了每年1亿人次。

  根据《广州综合交通枢纽总体规划(2018-2035年)》,广州未来将形成以广州站、广州东站、广州南站、佛山西站、白云站为主要客站,以广州北站、南沙站、新塘站为辅助站的“五主三辅”客运枢纽布局,支撑广州市城市空间发展战略、广佛同城化、广清一体化发展及粤港澳大湾区世界级城市群建设。

  在对外铁路轨道网络规划上,广州规划形成辐射全国10个方向“四面八方、四通八达”的对外战略通道格局,强化广州枢纽在国家铁路网的功能定位和国内外服务辐射能力。

  再来看水路。在大沙头码头等广州最早一批码头转型后,广州港内港、黄埔、新沙、南沙四大港区承担起了其航运任务。据了解,广州港是华南功能最全、规模最大、辐射范围最广的综合性枢纽港,与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00多个港口有海运贸易往来。2018年,广州港货物吞吐量、集装箱量分别完成6.13亿吨和2192万TEU,各项生产指标位居全国乃至世界前列。

  未来,广州将优化港区功能布局,促进港城协调发展,采用开放式、市场化手段,推动珠江口内及珠江西岸港口资源整合与合作,创新对接西部陆海新通道,打造世界级枢纽港区。

  “所以,我对越秀南站等老交通枢纽的搬迁,虽然有唏嘘和不舍,但更多的是憧憬和希望。希望这片土地,经过新的规划和城市更新,将焕发新的活力,再现繁华,更希望广州在这样的新旧交通枢纽的更替过程中,取得更大的发展。”张尧政在拍下越秀南客运站正门最后的人流影像后,笑着对记者说。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余秋亮 黎詠芝 莫依蓉

(责任编辑:广州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