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月1日起,《电子商务法》(以下简称电商法)正式开始实施,与此同时,跨境电商新政也开始执行。虽然自法案颁布到实施,给了企业和平台内经营者足够的时间来过渡,但正式实行之后,不论是电商平台还是平台内经营者,都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跨境电商形势利好
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我国将自2019年1月1日起,调整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税收政策,提高享受税收优惠政策的商品限额上限,扩大清单范围。
税收政策的调整,一是将年度交易限值由每人每年20000元提高至26000元。二是将单次交易限值提高至5000元。三是明确已经购买的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不得进入国内市场再次销售。
从税收政策的调整来看,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国家鼓励进口并提倡跨境消费。这也与前不久举办的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宗旨相一致。预示着进口跨境电商行业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持续平稳而高速发展。这一点也同《电商法》中第七十一条,国家支持小微型企业从事跨境电子商务,促进跨境电子商务发展,完善跨境电子商务特点的管理制度的表述一致。但从第三点中可以明确看到的是,国家对于代购,赚取差价行为,并不予以鼓励。
代购面临市场洗牌
代购作为跨境电商市场中举足轻重的一员,占据了进口跨境电商市场份额的半壁江山。但电商法规定,所有平台内经营者都需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并且依法纳税。也就是说,不论微商还是代购,所有从事电商的C店及个体都需要有合法的证书并且依法按时缴纳税款。这无疑给了从暴利时期走来的代购们重重一击。但目前尚未有明确的细则和举措,许多代购已经开始进入观望阶段,也有不少代购立马响应号召,第一时间进行了主体登记,更是有朋友圈手绘形式的代购营销新模式出现,但并不能规避所有法律风险。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在采访时说道:“不管是个人名义,还是以公司为单位运作的代购公司处于‘灰色地带’,以后运作更难。同时,我认为这个政策对海淘代购,微商刷单会很有利的打击,对给线下实体店供货的人也是很大的打击,但对一件代发的判断,有点含糊。”因此,《电商法》将个人卖家纳入监管范围,这一举动提高了电商平台的入驻门槛,可能影响个人卖家开展电子商务的热情。
 “《电商法》不是说去限定某个行业的发展,而是让这些行业规范发展。”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研究会会长邱宝昌认为,之所以微商和代购如此紧张谨慎,无非是想继续试探在执行层面,《电商法》将如何落地,备受瞩目的“登记”和“纳税”将如何执行。市场经历了长时间的不规范,每个人的工作、消费都需要依法纳税。这时候出现的《电商法》来得恰到好处。
 
新型跨境电商模式崛起
显然,代购市场的变化将成为跨境电商平台发展的有利契机。在众多跨境电商平台中,跨境直邮模式成为了备受消费者关注的焦点。主要有两点原因,一是直邮模式的正品保障,由于直邮类跨境电商平台没有囤货机制,直接连通的是国外商家和中国消费者,所以消费者最为关注的正品问题将得到有力保障。二是直邮模式的丰富性,不同于国内的爆款囤货模式,相对更“轻”的直邮电商平台可以接入更多的SKU及小众商家,商品的选择性更多,品类更丰富。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通过AI机器人一键下单的方式,可以直接将用户订单信息同步给商家,真正做到欧美零时差,零差价。将商家折扣、库存和好货同步给中国消费者。服务保障远超于代购,却有着远低于代购的好价。
别样海外购商务策略合伙人Jeff Unze在接受采访时说道:“直邮消费者更倾向于选择个性化的商品以及更实惠的价格,我和我的同事们致力于将欧美好货以及商家折扣带给国内的消费者。跨境电商新政中交易限额的提升也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大的选择空间。”
别样海外购作为欧美跨境直邮的先行者,自2014年成立至今已与60多个欧美当地的品牌及商家合作,SKU超过500万,其中包含许多欧美独家的小众品牌及历史悠久的老牌百货商场。
可以期待的是,未来随着《电商法》越来越清晰,标准化和规范化的跨境电商市场将逐渐成型。而以别样海外购为代表的新型海淘,将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责任编辑:广州热点新闻)